东南亚年轻人对工厂爱理不理:加薪也留不住,宁愿去开摩的舀酒怎么读

作者: 小赵 2023-12-04 03:44:32
阅读(113)
来源:时代周报作者:马欢25岁的越南青年小谭,高中毕业后,就去河内的一家汽车零部件工厂打工了。今年年初,小谭终于受不了辞职,在Grab平台上当一名摩托车司机。Grab在越南是一家网约车公司,做摩托车司机的收入,其实比在工厂上班低,但是小谭很满意。“在厂里干活,我的主管经常训斥我,说一些难听的话,这让我很不开心。”小谭说,工厂里加班加点,每个月也只能拿到1000万越南盾左右(约合人民币2939元)的薪水。当摩托车司机,虽然钱拿少一点,但更自由,也没那么辛苦。1000万越南盾的工资,高于越南的平均水平。越南统计总局人口与劳动统计司的数据显示,2023年第一季度,城市地区工人的平均收入为860万越南盾(约合人民币2527元),农村地区工人的平均收入则为610万越南盾(约合人民币1793元)。29岁的印尼姑娘苏西,高中毕业后就一直在工厂里打工。她先是进了一家电子产品工厂,后来又去了一家制鞋厂,她实在受不了工厂的工作强度了。离开工厂后,苏西在当地培训班学了半年中文。现在,她在中国台湾当家政保姆,负责照顾一对老年夫妇。“现在的工资是以前的3倍,而且没以前累,我还有时间让自己放松一下。”苏西说。在印尼、越南、马来西亚,这些以制造业闻名的东南亚国家里,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不愿意去工厂打工。越南街头的年轻人(图源:社交媒体)和他们的父辈相比,这些年轻人的受教育程度更高,喜欢玩手机,上社交媒体,热爱生活,他们认为,自己的人生不应在工厂的围墙里苦熬。老板们感慨:为什么他们挽不回年轻人们的心。年轻人爱理不理“时代变了!”诺里斯感慨道,他是胡志明市一家成衣厂的老板,在他看来,工厂对越南年轻人没有吸引力。诺里斯透露,年轻人本应该是工厂的主力,但这里20多岁的工人,往往培训还没结束就走了,就算留下来,干几年也会离开。“他们喜欢TikTok和Instagram,都想去社交媒体上当网红,做一些与摄影、造型、美妆等有关的工作,”诺里斯说,“要么就是去咖啡店工作。”“20年前招工非常简单,只要打开大门,年轻人就会骑着自行车涌入,”克里斯蒂娜是一家家具企业的老板,她回忆道,但现在,年轻人根本看不上她的工厂。2001年,耐克公司报告称,其工厂80%的工人都在亚洲,这些工人一般农村出生,22岁上下,单身。如今,耐克在越南的员工平均年龄已经上升到31岁了。美国家具制造商Lovesac的相关负责人也表示,现在亚洲的年轻人,人手一台智能手机,早已融入全球文化,他们听美国年轻人爱听的歌,也追美国年轻人喜欢的电视剧和真人秀,根本不想去厂里吃苦。“这些年轻人更愿意在商店里上班。”图源:社交媒体以越南、印尼为代表的东南亚国家,本处于人口红利的阶段。数据显示,越南全国近一亿人口,平均年龄为32.5岁,70%的人口都是劳动力人口;印尼人口更是世界排名第四,全国2.6亿人口中有6500多万人年龄在20至35岁之间,占到工作年龄人口的50%。但这些年轻人基本都不爱去工厂,比起辛苦加班,他们更乐意享受,对消费态度十分开放,遍布大街小巷的咖啡店、饮食店多见他们的身影,商场、超市里也常常挤满穿着打扮各式各样的年轻人。这些年轻人的生育率也明显低于父辈,且生育年龄较大。在马来西亚,全国工商业联合会负责人苏添来5月曾警告,马来西亚制造业、建筑业、种植业等行业仍受不同程度的用人危机,他们不得不呼吁引入外籍工人,即便如此,外籍劳工也有技能不对口、成本更高等问题。在泰国,一些工业园区聚集地的劳动力供需不平衡,包括纺织品服装行业、电子元件组装、木材加工等行业都缺年轻人。在越南,招工难遍布越南的各个工业园,一些工厂开出了700万-1000万越南盾的薪水(约合人民币2100元-3000元人民币),也招不够年轻人。《华尔街日报》表示,东南亚年轻人不再简单地满足有一份工作,而开始追求性价比,经济发展、服务业繁荣为他们提供了相对没那么辛苦的工作机会,比如商场店员和酒店接待员。提高待遇以往高高在上的工厂,正在不断做出调整,迎合年轻人的需求。诺里斯所在的工厂已经为年轻女工供应咖啡、奶茶等饮料,还有免费的舞蹈课程,他们鼓励年轻人每个月都参加团建活动。还有的工厂选择提高食堂标准,并为员工子女办幼儿园。福利在提高,薪水也在上涨。根据联合国国际劳工组织的数据,越南工厂的薪资水平自2011年以来增加了一倍以上,目前工厂的平均薪资可以达到每月320美元(约合人民币2328元)。单就涨幅而言,越南是美国薪资涨幅的3倍。越南工厂里的年轻人(图源:社交媒体)在马来西亚,工厂正在做“减法”,包括不再强制要求穿制服等。“我们正试图让工厂变得更有魅力一点,比如空间更大、采光更好,还会播放美妙的音乐,营造一种苹果公司的环境,”马来西亚雇主联合会主席SyedHussainSyedHusman说。泰国一家招聘公司的总经理RichardJackson说,工厂要么得为想要的技能多花点钱,要么得在它们需要的能力上妥协。当然,这一切的代价就是,整个东南亚制造业的成本,都在节节升高。今年,全球两大玩具生产商——孩之宝和生产芭比娃娃的美泰均表示,东南亚的劳动力短缺导致成本上升,他们不得不提高产品价格。耐克公司6月份也表示,由于劳动力成本增加,产品的成本在升高。耐克供应商MaxportLimitedVietnam重新装修了工厂,种植了成千上万棵花草树木,还加强了对年轻工人的培训,帮助他们加快晋升为主管。但该公司仍然难以吸引到年轻人。今年MaxportLimitedVietnam被迫终止了一个针对高中毕业生的培训项目,因为完成培训,仍愿意留下来工作的人太少了。至于克里斯蒂娜,成本问题让她放弃了招年轻人。她已经把自己的工厂设在了越南北部的农村地区,车间工人年龄都在40岁以上,也有50来岁的,有些人甚至不识字,只能口头交流。“不过年纪大的人也有优点,他们更愿意吃苦,也更加稳定。”克里斯蒂娜说。